1. 创渝传媒首页
  2. 原创专区

被做空五次的跟谁学,到底跟谁有仇?

在这群小绵羊之中,有一只叫跟谁学的绵羊长得圆滚滚,看起来很好欺负

被做空五次的跟谁学,到底跟谁有仇?

在瑞幸惨遭做空自爆财务造假之后,众多做空机构像饿狼一样死死盯着小绵羊般瑟瑟发抖的中概股,想尽办法找出漏洞,争做合格的“空军”。

而在这群小绵羊之中,有一只叫跟谁学的绵羊长得圆滚滚,看起来很好欺负。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三家做空机构已经接连发出五份跟谁学的做空报告,想要从这只肥羊身上揩出一大块油。

最近的一份做空报告,是在跟谁学近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之后发出的。而做空的理由依旧是“在同行业持续低迷的情况下,跟谁学的业绩好到难以置信。”说白了就是,你发展太好了,我觉得你有问题,我要做空你。

而跟谁学的业绩到底有多好,才能有这么大牌面让多家做空机构轮番出面呢?

一枝独秀跟谁学

从近日公布的财报来看,跟谁学的业绩确实好得过分。

尽管年初疫情导致教育培训行业普遍面临收入下降的困境,但跟谁学依然交出了一份十分亮眼的成绩单。

截止2020年3月31号,跟谁学一季度实现净收入12.98亿元,同比增长382%,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之下实现净利润1.91亿元,同比增长406%,现金收入达到13.74亿元,同比增长358%,正价课付费人次为77.4万,同比增长307%。

疫情影响之下,跟谁学的核心业务K12业务线丝毫不受影响,反而逆势暴涨,K12业务的净收入同比增长高达488%。

这种成绩,的确十分亮眼,尤其是在一季度疫情影响和做空机构连连出手的双重打压之下,跟谁学能交出这份成绩单的确值得称赞。

跟谁学过去的表现,同样十分亮眼。在2019年赴美上市之后,跟谁学是首个实现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并且在上市之后连续四个季度营收增速超过300%。跟谁学也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在财报中预测其2020年第二季度收入将达到15.26亿元—15.56亿元,同比增长331.4%-339.9%。

这份财报简直就是“优秀作业”,亮眼的业绩表现也让跟谁学在行业中一枝独秀,引人关注。

但是枪打出头鸟,有着这样优秀的成绩,不免有人会怀疑这份成绩的真实性。这也引发了众多机构的频频出手,做空跟谁学。

跟谁学的意外之“喜”

跟谁学可能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这么招做空机构“喜爱”。

2020年2月,做空机构灰熊研究(Grizzly Research)指控跟谁学的数据“too good to be true”。

4月14日,做空机构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发布报告称跟谁学存在众多的虚假账户以及超过七成的虚构营收。

4月30日,香橼向跟谁学发出第二份做空报告,指控跟谁学篡改和伪造了审计报告的财务数据,同时指出通过调查取证发现跟谁学存在刷单行为,称其在2019年有40%的虚假用户。

5月6号,在跟谁学公布一季度财报的当天,香港天蝎创投(Scorpio VC)发布研究报告称,跟谁学财务和经营数据造假,其股价被严重高估,实际价值预估为4至6美元,而当时跟谁学的股价为38.99美元。

5月7号,香橼发布第三份做空报告,称跟谁学存在四个未披露关联方,并借助这些空壳公司进行虚报少报成本。

不到半年,跟谁学已经被做空五次,如此高频率的被做空,跟谁学到底跟谁有仇?

然而对于每一次做空,跟谁学都会做出相关的解释证明其业绩完全真实并称其业绩“极其通透”。不论是针对财务虚报还是用户虚报,跟谁学都积极进行反驳和自证,并表示做空机构的频频出手已经至少帮助跟谁学节省了5亿元的营销费用。

在香橼第三次做空跟谁学之后,跟谁学股价不跌反涨,说明着香橼的这一次做空行动结果并不理想,似乎也表明了跟谁学“身正不怕影子斜”的自信。

但是跟谁学真的“身正”吗?

打铁还需自身硬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蛋,跟谁学能被连续做空五次,自然有其原因。

纵观五次做空报告,三家机构都直指跟谁学用户数量、名师资源、课程质量等问题。而在这些方面,跟谁学也的确一直都存在很多问题。

第一,用户数量。根据跟谁学的第一季度财报来看,付费课程注册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307.4%,已经达到77万人。但是跟谁学在线上的流量并不高,而在线下也无法做到像竞争对手新东方、好未来那样的普及。

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普及度不高且资历年轻的跟谁学是如何做到一骑绝尘?

第二,师资问题。2014年成立的跟谁学,在时间积累上与好未来和新东方有着明显差距。当然教育行业想要巩固用户,更加重要的是长时间的经验积淀获得的优质课程和师资,并用此提供更好的教育服务。而跟谁学在这些方面却也存在问题。

在跟谁学在此前的招聘信息中,通过以“入职之前不必须有教师资格证”的要求来吸引求职者。但教育部对此有明确规定“学科知识类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教师资格。”

此前就有不少用户投诉跟谁学平台上的部分老师,并不具备教师资格,这直接影响到了跟谁学的教学质量以及课程质量。对于用户的留存来说,必然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而跟谁学的竞争对手在这些方面的投诉数量就明显少了很多。

第三,课程质量。尽管跟谁学已经在尽力改善这些问题,但是作为一个类中介教学平台,跟谁学有很大一部分的教师并不受平台监管,这就使得部分教师课程的质量难以得到保证。

跟谁学的课程涉嫌抄袭也是常常被众多消费者诟病,此前有道精品课公众号就发文警示,虽然在文章中并没有明确指出机构名称,但是在经过对比后发现,跟谁学的部分课程和有道精品课中的部分课程十分相似。

一个教育平台,教学课程的质量决定整个平台的信用程度,而跟谁学在这些方面的欠缺,也在挑战着众多消费者的底线,以至于引起用户的流失。

对于这些问题,就算众多做空机构不用此为理由来质疑跟谁学,跟谁学也应该更加注意如何改进这些不足和缺陷,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不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拉锯中,给吃瓜群众上演一次次的狗血剧情。因为这关乎到用户的消费体验和整个平台的教育质量。

文/金融外参记者侯正阳,公众号ID:jrwaican

本文来自金融外参投稿,不代表创渝传媒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dchuangyu.com/808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50-868-22639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50619321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Q交流群:2831369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