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原创专区

一季度营收净利润双双缩水,猎豹的转型内功有待精进

一季度营收净利润双双缩水,猎豹的转型内功有待精进

哪里有流量,哪里就有猎豹。

近些年来,互联网风口不断,直播、短视频、信息流、游戏、AI等一个接着一个。猎豹,如它的名字一般,对市场的嗅觉极其敏锐,行动也十分迅速。于是,在直播、短视频、游戏、信息流、AI等领域均能看见猎豹的身影。从做工具产品到做内容,猎豹看上去无所不能。

用“涉猎广泛”来形容猎豹一点也不为过,2015年开始猎豹先后投资了短视频团队,2016年推出了直播社交产品LiveMe、出品了游戏《钢琴块2》等。

但是猎豹始终没有一款主心骨产品,尽管猎豹清理大师在国际占据了部分市场,可在国内却一直火不起来。或许是因为360清理大师、腾讯手机管家等竞争对手共同分割着国内市场,加之猎豹没有形成核心的竞争力,因此猎豹更像是一只站在门口观望的豹子。

追着风口跑的猎豹,6月14日晚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这次的财报比以往晚了将近一个月。来迟的财报实际上如多数媒体所说,是因为数据不太好看。财报显示,一季度营收为10.856亿元,同比下降了5.2%;净利润为711.4万元,同比下降了89.8%。

另外,许是受到去年年底广告“欺诈门”的影响,猎豹的月度活跃用户数受到了打击,同比出现了下降的情况。

财报显示,一季度猎豹的全球移动月度活跃用户数为4. 348亿,较去年同期的5.74亿明显降低了。而在这4亿的MAU中,海外用户移动月度活跃数占到了70.3%,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也就是说,猎豹在国内用户的把握上,还是相对乏力了些。

再聚焦到本季度猎豹收入与利润双双下跌的颓势,在一季度这个阶段中猎豹究竟出现了怎样的变数?造成如此结果的原因又是什么?

费用增长,海外收入下降

造成营收与利润双双下跌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各项费用的增长,其中包括了研发费用、营销费用、管理费用等。

一方面,研发费用同比增长33.7%至1.969亿元,猎豹给出的解释是用于股票薪酬支出与研发人员相关的业务。而管理费用同比增长16.8%至1.058亿元,财报显示主要用于专业服务费用以及员工福利。

实际上,猎豹最开始就是致力于为全球用户提供卓越的工具应用,如果说在研发工具与在员工管理上加大投入并不足为奇。

只不过,财报资料说明,此次研发费用是用在公司的手机游戏和人工智能相关的业务。换句话说,拓展开来的游戏以及AI成了猎豹投资的新宠。

另一方面,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增长11.6%至4.363亿元,猎豹作出的解释是此费用用于手机游戏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推广工作。

猎豹加大力度斥资于游戏与AI方面的打造还是取到了良好的效果。2月份发行的游戏《滚动的天空2》在全球App Store的推荐超过了37000次,并在手游分享社区TapTap中获得了9.5的高分。

也就是说,财报中统计的一季度总营业费用同比增长的19.2%至人民币7.364亿元,其中的研发费用、管理费用、营销费用,基本上是用在了游戏、AI的开发与推广方面。

除此之外,海外市场收入下降导致了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的营业利润下降。

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海外市场收入为6.613亿元,低于2018年同期的6.975亿元。而猎豹在海外市场分布的业务中,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占据很大一部分。追溯猎豹的历史,其最引以为傲的业务应该是工具产品的研发,这也是当年帮助猎豹走出海外最尖锐的武器。

可如今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的营业利润仅达到1.232亿元,低于2018年同期的2.647亿元。无疑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的营业利润受到了海外市场收入的牵制。而对于工具业务营业利润下降这件事,财报解释为这主要是2018年国外媒体负面报道导致的消极影响。

遗憾的是,负面报道带来的直接影响,其中也包括了文章前面提到的今年一季度降至4亿多的MAU。

总结来看,各项费用的增长、海外收入的下降,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一季度猎豹收入与利润双双下跌的颓势。不过好在,拼命跑向风口的猎豹,在移动娱乐业务领域还是跑出了些头彩。

移动娱乐成收入功臣,占总收入一半

移动娱乐业务收入成为猎豹财报的一大亮点。由于手机游戏业务和LiveMe直播业务的增长,移动娱乐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长41.7%至人民币5.562亿元,占2019年第一季度总收入的51.2%,高于2018年第一季度的34.3%。

本季度手机游戏业务收入同比增长72.5%至3.01亿元,主要是因为Bricks n Balls的强劲表现。另外,直播业务live me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17%至2.55亿元,猎豹表示live me的增长主要是付费用户的平均付费额度增长。

这是值得猎豹庆幸的一则数据,移动娱乐收入的占比越来越高,除了前面费用上行展现出猎豹寄予的厚望外,似乎也表明了将重心放置移动娱乐业务或许是猎豹较为明智的举措。

财报还显示了,2019年第一季度,移动娱乐业务的运营亏损为4410万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的运营亏损为7500万元人民币。其中亏损减少的主要原因是,LiveMe的运营杠杆率不断上升,成本和费用管理更加严格,公司旗舰游戏的运营利润有所提高,部分被推出新游戏的举措所抵消。

也就是说,一季度内移动娱乐业务的取得的丰收开始让猎豹的亏损有所缓和了。况且,财报显示一季度猎豹游戏业务收入达到3.02亿元,同比增长72.5%,占总收入的28%。对此财报中也作了解释,“2019年第一季度,我们还推出了一系列休闲游戏,这也为收入增长做出了贡献,尽管他们的总收入贡献仍然微不足道。”

这番解释中,可以看出猎豹对游戏的持续投入,以及游戏对猎豹的重要性,只可惜目前新游戏尚未表现出很强的变现能力。而且有一点需要注意,随着国内监管的越发严格,猎豹在游戏、直播、短视频等移动娱乐业务领域要更加谨慎才行。

另外,其他收入增长299.2%至人民币31.5百万元,主要是受到AI猎豹翻译器销售的推动。在此不得不提的是,猎豹在追逐AI的风口上,步伐是越来越快了。但是猎豹应该明白,单单凭借营销AI翻译器并不能证明猎豹今后将转型成AI公司。

猎豹应“精”营主心骨业务,修好内功

回头看近些年来猎豹在市场的一举一动,除了研发工具产品之外,还在海外运行LiveMe、发行游戏、积极运筹AI业务,种种迹象给人的信号就是,猎豹正在加大转型的力度。

再看看猎豹的营收组成部分。猎豹的营收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移动娱乐收入、其他收入。其中移动娱乐收入与其他收入都在稳中求进,而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倒成了“拉后腿”的部分。

讽刺的是,作为最先出海的工具产品及其相关服务,如今却成了致使猎豹财报失色的来源。虽说猎豹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来证明工具产品并未有涉嫌广告欺诈的行为,但是丑闻事件的发生还是引起了不少用户产生抵触的心理,而且还严重影响了猎豹的形象。

与此同时,市场传来猎豹追风口、赚快钱的声音越来越大,这并非空穴来风,从它在直播、短视频、游戏、AI等领域的布局可看出一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说一季度中在游戏领域确实有所成效,但是别忘了,一直在求创新、追风口、追流量的猎豹,最初是闻名于工具产品业务。

更何况透过一季度财报,以猎豹目前在市场上的表现来看,其并未生产出最具代表性、最能体现其核心竞争力的工具产品。加之互联网市场瞬息万变,若互联网企业没有一项能代表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产品或者技术,那么很可能会成为市场淘汰筛选的对象。因此,经营好自身的主心骨业务对猎豹来说极其重要。

总的来说,猎豹第一季度的经营亏损为1770万元,而去年同期的营业利润达到了1.36亿元。无疑一季度这份财报数据不太好看。

第一季度财报的最后猎豹也对2019年第二季度作出了展望,猎豹公司预计其第二季度总收入将在9.2-9.5亿人民币之间。市场瞬息万变,希望频繁求变的猎豹能沉淀下来将主营业务做精做强,期待猎豹在二季度能交出一份精彩答卷。

本文记者周春花

本文来自韭菜财经投稿,不代表创渝传媒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dchuangyu.com/59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50-868-22639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50619321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Q交流群:2831369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