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渝传媒首页
  2. 财经商业

嘉富期管老总对于期货的分析

——期货不是游戏,也不是赌博

期货并非游戏,也不靠运气。看惯了因为赌博而上演的一幕幕悲剧,听够了”万恶之源”之类的诅咒,大多数中国人对赌字有了根深蒂固的厌恶。比如听到”我用青春赌明天”这样的歌曲时,便觉得有点消极颓废、游戏人生的味道。人生的目的何等神圣和崇高,青春乃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又怎么可以拿来赌?然而,九十年代初,当我看到周星驰主演的电影《赌圣》后,我才明白,赌原来还有如此潇洒、快乐的一面。 说实话,初次见面,嘉富期管老总给我的印象并不怎么样,大抵是一个爱钻牛角尖的老学究(他曾是某大学的教师,现自创了一套交易系统,在香港和内地都有投资),之所以有这样的印象,是因为他向我阐述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观点:期货其实就是赌!且不说社会上已经广泛认可期货市场的诸多功能与作用,单就我等同仁整日地辛苦劳作来说,无论从理智或是情感上,我都无法接受“期货其实就是赌”的说法。不多的几句对话之后,我便将嘉富期管的这位老总归为”认识肤浅且狭隘”的投资者一类,相当“客套”地结束了谈话。

过了些时候,嘉富期管老总发来伊妹儿,说有东西要我帮助看看。我打开附件一看,尽是一些有关“期货其实就是赌”的理由或论证之类。我相当耐心地把信看完,感觉不算别人浪费了我的时间,起码也权当我紧张工作之余,稍微清松了一会儿大脑。然后随手打入“垃圾桶”,不再理会。

然而事实证明,我的这些近乎”傲慢”的做法,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嘉富期管老总有关“期货其实就是赌”的系列文章,屡屡见诸于报刊。起初,我也不觉得有啥,大概就是“别人要怎么说就怎么说罢,与我何干?”的意思。然而,最令我不能容忍的是,嘉富期管老总每发表一篇文章,都要拿过来与我当面“交流”一番。当然,每次他都得到我“不问青红皂白”似的狠命的一顿“批评”!奇怪的是,时间久了,我非但没有说服他,反倒越来越觉得此君的某些言论却不无道理!

以下是嘉富期管老总的主要观点: 对于整个金融市场,完全的投资行为,不是通过差价炒作来获取利益的,它期望从资产增值(比如投资回收期内运营所产生的利润)中获取利益;而赌博行为是纯粹从游戏结果(运气的好坏)来获取利益。投机行为则是介于二者之间的行为,它完全由获利机会主导,在多数情况下更多地偏向赌博一方。这可能与金融市场交易主体对机会的认识有关,因此,其赌博属性表现更多。拿股市来说,本来股价的上涨主要由公司的实际盈利来推动,投资的成分占多些,但实际上,正如吴敬琏所说,股市很像一个赌场,而且很不规范。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我们的股市里,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诈骗。做庄、炒作、操纵股价可说是登峰造极。一位英国经济学家也曾说,经济界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认为股票市场是一种融资机制;第二种认为股市是一个赌场。传统的经济理论认为,股市价格波动和实体经济是有明显的关系,但是两者之间又有很大的差别。股市有融资的功能,但是更大程度上是一个赌场。由于中国股市现阶段有其特殊性,我们还是看看他如何看待期货市场的:就期货市场来说,由于是一个完全的”零和”或”负和”的游戏,即市场本身并不直接带来价值增值,投机的成分就大些。可以说,期货市场本身并非赌场,但在交易过程中影响投机交易行为的结果,决定了投机行为的赌博性质。就像扑克牌游戏、足球比赛,本身并不是赌博,但由于未来的不确定性,参与者的行为可使其沦为赌博的工具。

他谈兴浓时,干脆推而广之:人生其实也是一场赌博。智者用智慧,勇者用胆略,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相逢智者胜。有的人抓住了机会,便脱颖而出,开始成功的人生;有的人逃避现实,便常常坐失良机。古有司马迁受宫刑而作《史记》,贝多芬先天失聪却谱写了命运交响乐……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是普通人,可是不乏用自己的意志和耐力与命运抗争者。我钦佩这样的人,平凡中透出伟大。赌,当然有输有赢,有胜有败。可是如果你连赌的勇气都没有,凡事听天由命,动辄把挫折和失败归结为命运不佳,生活不公,岂不是连一点机会也没留给自己?

我开始反驳他了,从期货市场的功能层面来看,宏观主体可以争夺定价权,发现价格,有效配置资源,实现宏观调控之目标;微观主体可以套期保值,锁定成本、稳定利润、规避风险,通过投资组合和风险对冲来实现资产的保值和增值。就投机者来看,有纯粹的单边投机者,还有专事套利者。退一步讲,即便是赌,赌和赌还不一样,推牌九主要靠碰运气;可打麻将还得根据概率讲技巧。 期货投资研究基本面、技术面和市场交易心理当然可以增加胜率。胜率大,才可以做;胜率小,就应该不做。做期货为什么“非赌不可”呢?。

嘉富期管老总他说,认识了期货交易的赌博属性,并不是怂恿大家去狂赌、滥赌,而恰恰相反是为了不赌(不纯粹靠运气)。比如说,我的交易系统告诉我现在有买入信号,我会使用固定数量的资金去买入,而不会根据技术面的分析,现在把握性比较大,而增加投资资金的额度。这就叫赌,但永不孤注一掷(因为是赌,就永远没有百分之百的概率把握)!在出现震荡市或方向不明时,我们不会纯碰运气式地豪赌一气,而是研究各种实战套利模型,体会不赌单方向,只取合理利差(也就是前面讲的资产增值)的超脱感受。

最后我和嘉富期管这位老总都赞成这样的口号:赌的精神就在于,有所赌,有所不赌。不做没把握的交易,不打无准备之仗。赌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赌(不纯粹靠运气) 杨业的评论:其实我觉得就是找到能有大概率的交易体系和交易方式(符合自己和能被市场证实是正确的逻辑思维然后去执行交易)就对了 。

下面分享一篇是chen_yu_long网友博客中看到的关于投资的观点。

趋势是唯一的朋友 | 发表者: chen_yu_long

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因其成员包括名牌大学教授,前联储官员,著名投资银行的明星交易员甚至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和证券界的顶级人士而闻名。然而它最后被历史记住的,却不是理所当然的成功,恰恰相反,它失败了。拥有众多超级明星的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却喜欢短期交易,最重要的一条投资策略叫“比较价值投资”,他们利用经济学家,数学家和计算机程序员共同建立了一套复杂的计算机程序,来捕捉金融工具及其衍生品种价格之间的细微差别,当差别被发现后,他们就买入被“低估”的金融产品,同时卖空被“高估”的金融产品。然而,如此先进的计算机技术和强大的超级明星“梦之队”阵容却是“机关算尽太聪明”,最终被市场大趋势击败了。1998年,该公司的资本金由年初的48亿美元,到8月亏到只剩23亿美元,至9月中旬只剩下6亿美元了,而且还仅仅是帐面上的,若出售资产清偿债务,只有破产一条路。最终该公司以被收购而结束了其在投资界短短的寿命。

华尔街有句名言:“不要与趋势相对抗。”意思就是在股票投资中要顺势而为,看大势,赚大钱。牛市中要坚持以持股为主,少作空;熊市则以空仓为主,少作多。技术分析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确认市场和股票的大趋势是上升还是下跌。但是技术分析派发展到今天,却把这最基本的一点忽略了,执着于如何精确的预测下一月,下一周,下一天,甚至下一小时,下一分钟的具体走势和价位,并因此发明了许许多多眼花缭乱的新技术新方法,但是最终逃不过失败的命运。希望能判定海潮中某一瞬间的一朵朵小浪花飘向何方及波动幅度,过分注重技巧的使用而忽略趋势,将原本并不深奥的投资弄得复杂异常,这是技术分析派走入末路的悲哀。究其原因,现代社会竞争激烈,生活节奏加快,分析师们为了自己的职位和钱包,为了迎合现代人希望快速致富的梦想,凭借中长期趋势耐心的慢慢积累财富的方法已经无法满足人们日益贪婪的胃口。可以说人性的弱点注定了技术分析的失败。

杨业:外在趋势和内在趋势(技术面和基本面)在我内心和实际交易中的争论已经太久了。我必须承认一点,市场确实存在一些不可知的因素,尽管很多时候很多因素我们是很明白的。因此技术面似乎从来就没错过,因为正确都是在技术趋势。

本文来自创渝传媒投稿,不代表创渝传媒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dchuangyu.com/50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50-868-22639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50619321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Q交流群:2831369

QR code